icon
当前位置:

世界周刊丨病毒溯源考察,美国的谣言如何圆?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8月24日,本周二,美国总统拜登已经收到所谓“有关新冠病毒来源”的情报报告。因为报告的内容是“秘密”,并不当天立刻颁布。

  此前的5月26日,拜登曾请求情报部分在90天内向他汇报。如今算是委曲交了差。不外,美国的“人类高品质情报机构”搞病毒溯源是否存在专业性,就令人存疑了。与之对照的是另一个“90天”。美情报机构曾猜测塔利班占据喀布尔的时光会是“90天”,但实际上,阿富汗军仅仅11天就顶不住了。

  现在,这份破绽百出的“溯源报告”是否真正拿得出手,也就是可想而知了。而无论从历史仍是事实,有关病毒的发生和相干数据是“美国制作出来”的,却有例可查。

  2021年8月24日,就在拜登接收溯源调查报告的统一天,纽约新任州长凯茜·霍楚尔举办了辞职典礼。

  凯茜·霍楚尔:我昨晚和拜登总统谈到了一些问题,他许诺全力支撑我的政府和我们需要的任何货色。

  霍楚尔上任的第一天就发布,纽约州新冠肺炎实际死亡人数55400人,而此前一天公布的死亡人数为43400人,这意味着一下子多出了12000人,此前少报了近30%。

  美联社注意到,霍楚尔做出这一决议是在和已经大抵懂得了“溯源讲演”的拜登沟通之后做出的。

  这象征着,此前美国政府刻意瞒哄的一些数据,固然临时“保密”,但“数据造假”终归有“瞒不住”的时候。而前任州长科莫的离任与其说是“性丑闻”,更不如说像个“替罪羊”。

  维伦纽夫 美联社记者:前任州长科莫,他决定只报告病院和休养院的死亡人数,只有实验室确诊为冠状肺炎的死亡人数。但他的政府谢绝说明,为什么它始终只报告这个(虚伪)数字,同时它也疏忽了向CDC呈文的死亡证实数据,这表明冠状病毒实际逝世亡人数比我们估量的数字要高得多。

  媒体注意到,2020年3月31日,前任州长科莫曾有一句有关病毒的“惊人舆论”。

  科莫:病毒在中国的时候,我们是知道的,咱们以为这种病毒只能攻打亚裔的免疫系统。

  当时就有人提出质疑,毫无医学背景的科莫为何如斯肯定这种病毒只会袭击亚裔?

  能使州长大人信任这种说法的威望信息起源仿佛只有一个,那就是美国疾病把持与防备中央CDC。

  那么再联合今天的数据造假,更有理由猜忌,此前多少个月美国本土产生的新冠病例,是否会因为患者“不是亚裔”而被刻意消除在统计数字之外了?

而科莫的弟弟,美国有线消息网主播克里斯好像一语道出了天机。

  克里斯·科莫,一直被看作是有公信力的王牌主持人,CNN和CDC的总部都位于亚特兰大,克里斯有获取到CDC信息的方便前提,而克里斯的哥哥安德鲁·科莫又是纽约州长。

  于是这就形成了一条有关2019年10月美国可能已经暴发疫情的信息链。

  而视频网站youtube公布这段采访后,大批网友留言表示,从2019年10月份就涌现了新冠相似症状:

“我在费城,在2019年10月整个一个月都出现了苦楚的新冠症状。”

  “我在2019年10月就得了病,导致一个半月无法工作,我不能呼吸,但流感测试为阴性。”

  “我在(2019年)10月得病,连续到新年,有四处服用抗生素当鼻窦炎来医治。”

  “我的儿子在(2019年)7月就得了(新冠)所有症状,从(2020年)3月5日起开始隔离。”

  “去年(2019年)7月,我去了医院两个礼拜,然后整个8月都在医院进进出出(住院)。”

  ……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谷歌旗下的视频网站,中海内地用户早已无奈注册,留言者能够确信为美国当地居民。

  但从2020年4月起,也就是大量美公民众开始曝光美国疫情可能更早之时,youtube开始大范围封杀所谓言论上“倾向中国”的美国账户。

  仅4月到6月,就有2596个账户被删除,而2020年前三个月的数据仅为277个。2020年4月关闭了186个频道,5月关闭了1098个频道,6月封闭了1312个频道。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此前的2020年3月11日,美国联邦首席技巧官科雷特西奥斯紧迫召见谷歌、脸书、亚马逊、微软、推特等互联网公司高管,进行了约2个小时的机密视频会议切磋对策。

  那么当天毕竟发生了什么事件?美国疾控核心主任雷德菲尔德亲口否认,在美国,确切有一些“流感”死者实际感染的可能是新冠肺炎。而据CDC宣布的数据,2019至2020流感季,美国共有3800万人感染,2.2万人死亡。与之对比的是,2018至2019流感季,共有440万人感染,3500人死亡。

  于是,2020年3月11日,特朗普开端“甩锅中国”,3月16日,特朗普有关“中国病毒”的虚假信息呈现在推特上。时任纽约州长科莫曾公然表现不满。

  2020年4月30日,美国新泽西州贝尔维尔市长梅尔哈姆进一步表示,自己在2019年11月就已感染新冠。

  美国新泽西州埃塞克斯县贝尔维尔市市长 迈克尔·梅尔哈姆:毫无疑问我一直是在美国的,我十一月的时候去过一个会议,当时有许多人在场。我基础断定我是在那里感染的,我当时出现了症状,分开时情形恶化。我一开始完整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一开始我的症状是嗓子疼,有点高烧。但我后来又很快意识到,当我开始发热、浑身发冷、乏力,很显然事情有些不一样了。

  直到2020年4月,梅尔哈姆做了抗体检测。

  美国新泽西州埃塞克斯县贝尔维尔市市长 迈克尔·梅尔哈姆:毫无疑难我去做了(检测),是个血浆机,他们称之为全血检讨。当时重要是检查两种抗体,有血清、血液等。他采集后跟我说,良多人都认为本人感染过,这是种心理反响,你确定是阴性的。然后我们就闲聊起来了,又过了五分钟,他再抬头看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的反映,他的眼睛简直从头上掉下来了,他看看检测,你居然是阳性。而后我说,好吧,我并不惊奇。我感到我是感染过的,医生说,然而十一月这不(可能)。

  在梅尔哈姆看来,身为市长,有义务把本相告知大众。

  美国新泽西州埃塞克斯县贝尔维尔市市长 迈克尔·梅尔哈姆:正因我公开发声,我收到大量的邮件,成千盈百条社交媒体上的新闻。人们告诉我,他们也在十一月到十仲春重病。他们素来没有生过这么重的病。这一点是很好的,我的家人共事记得我去年十一月病得有多重,这对那些同样在去年11-12月生病的人来说,是一种证明。

  然而,梅尔哈姆的声音被刻意湮没了。在美国政府的授意下,谷歌、推特等科技公司一直封杀有关美国疫情早就产生的信息。到了2020年5月,推特已经删除了17万个所谓“与中国政府有关系”的账号。

  但与此同时,美国网络公司又成为配合西方媒体炒作“中国实验室泄漏”不实言论的爪牙。通过谷歌开源大数据集GDELT,抓取2020年以来与“实验室泄露”相关的8594条新闻报道发明,来源为美国的有5079条占比59%,英国、澳大利亚分辨排名第二、第三为611条和597条。这些报道都在毫无根据的情况下争光中国。

  对此,世卫组织无奈地表示,这场疫情使人患上“(不实)信息风行病”。

  互联网巨头一方面不尊敬世卫组织科学家已有的结论,另一方面,有关德特里克堡可能是病毒源头的质疑报道,则被刻意淡化了。

  而实际上,德特里克堡实验室曾是病毒散播的源头,并不是小说,而是70多年前就已存在的事实。

  1950年9月20日到27日,美国海军动员代号“大海泼洒”的放毒举动。海军扫雷船携带大概5000吨含有能引起呼吸体系疾病和尿路沾染的黏质沙雷菌跟球形芽孢杆菌的水,驶入加州旧金山湾散布出长达两公里的水雾。

  “大海泼洒”共模拟了六次生物袭击,四次是球形芽孢杆菌,两次是黏质沙雷菌。

  依据美军在43个采样点的统计,在短短7天,全部旧金山80万居民,每分钟吸入了大约5000个以上的带菌粒子。

  1950年10月11日,11名当地居民得了肺炎和尿道感染,在斯坦福医院检查后发现,他们体内有整个加利福尼亚州都不存在的病菌:红色的黏质沙雷菌。三周后,75岁的小爱德华·内文死于细菌感染。

  值得留神的是,这批细菌来自马里兰州的德特里克堡。主持这项研讨的是被称为“细菌大帝”的德特里克堡生物战试验室迷信部主任鲍德温。

  鲍德温的放毒打算从1948年10月就已经提出,目标是测试透风、供水和地铁系统受影响的水平。直到1977年,美国军刚才承认,老庶民做梦也想不到的“美军向大众放毒”确实存在。

  好笑的是,这场毒害了80万人的“模仿生物战”得出的论断只是:“一次胜利的生物战袭击,可以通过在海上开释有效细菌,在绝对大的区域内实现”

  1952年8月,德特里克堡指挥官克雷西秘密指派四名专家考察死亡事件。专家承认,拿黏质沙雷菌做实验“不幻想”。

  1981年3月,死者之孙、小爱德华·内文三世对美国军方提出起诉。加州地域法官康迪曾不解地问联邦助理检察官科恩,为什么军方不找个人口稀疏的处所放毒?科恩答复说,假如是那样,“实验成果就无效了”。

  这起“德特里克堡放毒案”以受害者败诉而告终,美国最高法院保持了裁决。

  “我晓得这个案子不可能‘赢’,由于它反对的是美国政府,但这是一个须要讲述的故事。”

  ——小爱德华·内文三世

  直到2005年,美国药监局才把黏质沙雷菌正式列入“致命病菌”之列。

  1983年,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发言人曾表示“我们当然不可能说出所有的秘密”。

  如今,德特里克堡的疑点越来越大,美国主流媒体依然顾左右而言他。

  《纽约时报》注意到,一首英文歌曲正在互联网上走红。

  英国政治与国际关联学者福迪认为,美国情报机构未能就“实验室泄漏”假说供给任何证据,而“责备中国”的戏码将永无尽头。这无疑会侵害溯源调查的科学性。可以设想的是,美国谣言制造机还会运行下去。而对世界而言,因为美国的损坏,新冠病毒的真正起源,以及人们想知道的任何科学信息,将变得越来越难以被肯定。

【编纂:郭梦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