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
当前位置:

对话 中国三人女篮:东京有遗憾,将来仍可期

  中新网北京8月22日电 题:(货色问•中国运发动)对话 | 中国三人女篮:东京有遗憾,未来仍可期

  作者 卞破群

  末战击败法国队,拿下一枚奥运铜牌之后,中国三人女篮姑娘们都哭了。

  哭得最凶的,是队中春秋最大的王丽丽。

  东京奥运赛场,王丽丽砍下总得分55分荣膺赛事得分王,与队长张芷婷成为球队的定海神针,带着“00后”的杨舒予和万济圆,在这个奥运全新项目中杀出一片天。

  固然遗憾没能拿下她们心中所期待的金牌,但一枚铜牌,也足以成为姑娘们辛劳而又漫长备战之路的回报,也恰是通过这届奥运会,让人们看到中国三人女篮未来可期。

  回国隔离期间,中国三人女篮姑娘们接收中新体育专访,讲述了她们的奥运记忆与生涯。

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src="/uploads/allimg/210827/20095613U-0.jpg" style="border:px solid #000000" title="资料图:7月28日晚,在东京奥运会女子三人篮球铜牌战中,中国女子三人篮球队以16:14击败法国队,夺得了中国代表团在该项目上的首枚奖牌。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 材料图:7月28日晚,在东京奥运会女子三人篮球铜牌战中,中国女子三人篮球队以16:14击败法国队,夺得了中国代表团在该项目上的首枚奖牌。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一、后奥运生活

  中新体育:最近的隔离生活是怎样的?

  杨舒予:有些单调,早上起来吃饭、训练,而后再吃饭、训练,没有什么特别的。训练之外,就看看剧跟玩会游戏。

  张芷婷:现在只能在屋内练习,大略一堂课1个小时到1个半小时,自己觉得不够的话就再加一点。

  中新体育:解除隔离后想做些什么?最等待什么?

  张芷婷:想第一时间冲出去,感触一下自在的感到。其实过了21天之后还好一些,没有那么期待的想做某一件事。

当地时间7月28日,东京奥运会女子三人篮球铜牌战中,中国三人女篮16:14击败法国队,获得女子三人篮球铜牌。美国队获得冠军,俄罗斯奥委会获得亚军。图为颁奖仪式。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当地时间7月28日,东京奥运会女子三人篮球铜牌战中,中国三人女篮16:14击败法国队,取得女子三人篮球铜牌。美国队获得冠军,俄罗斯奥委会失掉亚军。图为颁奖典礼。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中新体育:这次奥运会受到了良多关注,会不会有一些压力?

  张芷婷:不会有压力,我觉得是好事吧,在社交媒体上有很多私信给我加油,有大家的支撑,我们在比赛中也很有力气。

  而且这次大家不仅是关注三人篮球这个项目,好多人对于女篮也很感兴致,乐意参加到女篮这个大家庭中,所以觉得很开心。

  中新体育:帅气的杨舒予在这届奥运会上吸引了许多人关注,是什么时候剪的短发?出于什么作出的决议?

  杨舒予:不记得了,就是想换一个作风。

  万济圆:我记得是在2019年,当时在打青运会,初赛杨舒予还是长头发,成果决赛就成短发了,当时觉得好帅啊,当初就个别般吧,看腻了(笑)。

杨舒予(右)在比赛中。 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杨舒予(右)在竞赛中。 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二、将来规划

  中新体育:你们接下来要组队去打全运会,有什么瞻望?

  张芷婷:每次比赛都是一个挑战,因为海内最落后到决赛的队伍,确定不会弱,有各个省队比较强的球员,也有之前一起集训的队友,大家都很强,还是做好自己,一场一场的去拼。

  中新体育:打完整运会之后会有什么计划?会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吗?

  张芷婷:全运会之后就要进入年底了,来不迭休息太多,要回到省队备战WCBA联赛了。

  中新体育:王丽丽之前有说过想做老师,详细有什么方向吗?

  王丽丽:退役之后想去高校当老师,由于我感到平时在斗争的年纪,始终都在职业队,不时间去陪同家人,有寒暑假之后,会有一些时光陪陪家人。

王丽丽(左一)在比赛中。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王丽丽(左一)在比赛中。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二、东京奥运记忆

  中新体育:现在回忆起奥运会拿下铜牌,会不会还很冲动?奥运期间印象最深入的事?

  张芷婷:实在已经很平庸了。印象最深的仍是四个人一起站上领奖台的那一霎时,认为很愉快,本人做到了。

  中新体育:最后一场克服法国之后大家都哭了,谁哭得最凶?那一刻是怎么的心理稳定?

  张芷婷:王丽丽哭得最凶,哭到跪地不起。因为奥运是5天10赛,大家情感一直是在比赛那种高度缓和的状况里面,我觉得最后一天的那场球,大家可能都把情绪开释出来了。

  王丽丽:就是觉得这四个月好难,天天训练,各方面对自己也是挑衅,哨声音起的时候,因为拿了铜牌,心里感觉这四个月和之前的尽力所有都值得,也对那些质疑我的人有了很好的回应和证明。

当地时间7月28日晚,在东京奥运会女子三人篮球铜牌战中,中国女子三人篮球队以16:14击败法国队,夺得了中国代表团在该项目上的首枚奖牌。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当地时间7月28日晚,在东京奥运会女子三人篮球铜牌战中,中国女子三人篮球队以16:14击败法国队,夺得了中国代表团在该项目上的首枚奖牌。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中新体育:大家都是打五人篮球出生的,三人篮球有什么不同?对这个名目有什么领会?

  张芷婷:各有各的魅力吧,三人篮球是一项高强度,有无氧联合的一项活动,对运动员的请求异常高,一霎时的断定和调剂是比拟主要的,这些年参加三人篮球比赛,感想到了三人篮球所须要的全面性,在场上的高效力和高暴发。

  而且三人篮球是从民间发展起来的,其实不论三人篮球还是五人篮球,都愿望更多人参加到篮球运动里边来。

队长张芷婷(左)在比赛中。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队长张芷婷(左)在比赛中。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中新体育:这一路走来,面对的最大难题是什么?从五人转换到三人篮球,算是最大的艰苦吗?

  王丽丽:其实从五人篮球转到三人篮球,算是小问题。最大的困难还是刚断定名单的时候,因为我们四个没在一起打过,不晓得终极能配合成什么样子,能打成什么样,觉得心里没底。

  中新体育:留神到王丽丽比赛的时候和平凡发型不一样,会扎一个小辫子,这里边有什么讲求吗?

  王丽丽:我不会扎头发,其实都是许导(许佳敏)帮我扎的,自从她给我扎辫子之后,我在场上叱咤风波。

王丽丽(左)与张芷婷。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王丽丽(左)与张芷婷。中新社记者 杜洋 摄

  中新体育:这次拿到铜牌,对于自己的意义是什么?

  王丽丽:这枚铜牌,对于咱们每一个人意思都特殊大,尤其是两个年青队员,对她们来说算是一个十分棒、无比可贵的回想。

  对于我和张芷婷,作为队里的老队员,我俩在场上可能分担的更多一些,不让两个妹妹蒙受那么大压力。

  还是有些遗憾吧,没能进决赛争取金牌,其实大家来之前的目的是冲击金牌。

  然而拿到奖牌也很名贵,究竟自己是第一次加入奥运会,三人篮球项目也是第一次呈现在奥运会中,这样的成就对于我们团队上高低下,包含那些没能进奥运名单的球员,都是一种回报吧。

  中新体育:这一路有什么感叹?

  万济圆:觉得这一路训练,大家都特别不轻易,起初磨合的时间不长,大家的默契不是很好,但是后来通过沟通变得越来越好,拿了铜牌也是证实了我们自己。

  张芷婷:因为我是在这个步队中待的时间最久的,所以对于我个人来说,这枚奖牌也算是对自己才能的认可,未来的路还长,还要看两位妹妹,未来可期,盼望她们能圆了我们的奥运金牌幻想。我和王丽丽也争夺还能打下一届巴黎奥运会。(完)


【编纂:孙静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