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
当前位置:

重庆一玻璃制品厂熔炉裂口 千度溶液倾泻流出

  一边只能眼睁睁看着火红的玻璃溶液从熔炉裂口处倾泻流出,一边是消防官兵和工人架起密集的水枪对着裂口喷射。炉火不能停,水也不能停,水火相攻,哧哧作响,蒸气腾腾。前天晚上,北碚东阳玻璃制品厂紧急抢险,幸无人员伤亡。

  前晚,元旦假后第一天,北碚东阳街道黄桷东阳玻璃制品厂的夜班工人像往常一样,值守在车间二楼的熔炉前,小心地操控机器,准备将一炉炉烧好的玻璃溶液倒入模具,浇注器皿。

  “不好了,出大事了,熔炉裂口,玻璃溶液流出来了!”晚上10点11分,最先发现险情的是巡逻至二楼的厂方保安,他惊恐地喊道。

  “赶紧筑防火墙阻截。”这名保安立即叫工人采取措施,并向厂方报告。这时,约2层楼高、盛有200吨玻璃溶液的熔炉,中下部已裂开了一个口子。如火一般刺眼的上千摄氏度的溶液,冒着滚滚白烟倾泻而出,所到之处“哧哧”作响,很快漫延到二楼楼面上,并顺着熔炉加料铁架流到了一楼。

  在场工人用防火砖迅速搭起一道高约半米、长数米的防火墙,但高温溶液很快就渗过砖与砖之间的缝隙,继续危及堆放在一楼的玻璃成品。

  如果停火抢险,炉内200吨玻璃溶液将全部凝固成为废料,厂方无奈之下只好让工人保持炉温,并组织部分工人用水枪对着泄漏裂口喷水降温,同时向消防官兵求助。

  “火红火红的,流得像瀑布一样。”前晚10点半,北碚城东消防中队接警后火速赶到现场,发现厂方已对不断泄出的玻璃溶液失去控制,只能对流淌较远的溶液降温。

  消防中队甘副队长立即命令战士铺设水枪阵,一组人集中水枪对二楼的破裂炉体冷却降温,另一组人用水枪喷射流淌到一楼的溶液,避免高温引起玻璃成品炸裂。

  经过近40分钟冷却降温,流淌到一楼的高温原料基本冷却成固体玻璃。随后,两组水枪集中喷射熔炉裂口处,裂口外的原料一点一点凝固堆积起来,终于将裂口覆盖,炉壁漏洞被堵上了。

  为避免熔炉裂口处已凝固的原料再次被高温融化,工人又在现场架起了大功率风扇,配合水枪冷却降温。消防队员在确定现场已无再次泄漏的危险后才离开。

  据了解,这家玻璃厂以生产玻璃容器为主,出事的熔炉是用防火砖砌成的。据初步调查,这次事故系熔炉中下部的防火砖长期受高温烘烤发生老化、变质,从而造成了泄漏。

  前晚10点过,北碚东阳街道一玻璃厂熔炉破裂,数吨高温溶液泄漏,消防官兵正在紧急排险。